Author: 黃濤
Huang, Tao
Title: Spread and development of Yangming School in Jiangxi and Zhejiang Provinces during the Qing dynasty
Other Title: 陽明學在清代的傳播與發展 : 以江西、浙江為例
Degree: Ph.D.
Year: 2019
Subject: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 Dissertations
Neo-Confucianism -- China
Confucianism -- China
Philosophy, Chinese -- Qing dynasty, 1644-1912
Department: Department of Chinese Culture
Pages: x, iii, 400 leaves
Language: Chinese
Abstract: 學術界普遍認為,明代盛極一時的陽明學隨著晚明清初「由王返朱」的思想趨勢以及經史考據之學的興起,在清代出現了衰落的態勢。晚清以康有為(1858—1927)、梁啟超(1873—1929)等人對王學的提倡為代表,陸王心學出現了復興的趨勢。學術界往往將其原因歸之為日本陽明學復興的影響。然而,事實上,陽明學在晚清的復興,應當在中國內部有其思想基礎。研究清代陽明學的發展狀況,有助於我們進一步認識理學在清代的地位和作用,並豐富我們對於晚清革命和改良運動的理解。有鑒於此,本文以江西、浙江為中心,分為六章,討論清代陽明學的發展趨勢及晚清陽明學復興的原因;關注的重心並非在於若干重要思想家的哲學理念,而是陽明學在社會的展現,包括對陽明的祠祀所反映的其學術地位的升降、陽明學在中下層士人中的傳播等。其中包含傳播與發展兩個方面。傳播是指一個觀念或學說傳到不同的地域或群體,其內容常會簡化或因應不同媒體而改變;發展則指通過學者思考或適應不同環境,而深化或變異其內容。由江西祠堂祭祀的狀況來看,儘管康熙後期陽明學出現了衰落,但乾、嘉時期仍然得到傳承,當地的士人通過論證陽明學與朱子學並非對立、由陽明的學術肯定其事功這兩種方式為其辯護,這為道光年間(1821—1850)陽明學的復興奠定了基礎。而浙江的情況則與之不完全相同,康熙年間(1661—1722)陽明學受到程朱學者的嚴厲批判,不過隨著雍正年間(1723—1735)呂留良案的爆發,清廷尊朱立場動搖,民間興起了一股為陽明學辯護的思潮,其地位獲得了提升。此後儘管考據學盛行、程朱理學又出現了復興的趨勢,但仍然有一些士人在修身實踐中對陽明學加以吸收和利用。清代江西、浙江王學發展狀況的差異可以歸結為傳播方式的不同,江西主要是地方官員通過修祠堂的方式提倡,而浙江的影響則在民間,尤其是士人的修身實踐之上。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可以歸結到制度對於學術傳播的保障上。隨著書院的官學化、舉業化,講學不能再作為陽明學的一種傳播方式而存在,故而陽明學在浙江的傳播失去了制度保障。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由於江西一直存在會黨等反清勢力,當地地方官以嚴查保甲制度為當務之急,而清代江西施行的保甲制度又可以看到陽明「十家牌法」的影響,甚至有的地方官認為「十家牌法」是最為理想的保甲制度,並由此肯定陽明的學術。可以說,保甲制度形成了陽明學在江西傳播的制度保障。本文認為,陽明學在晚清的復興,應當放在嘉、道以後學術發展演變的整體趨勢中予以考慮。在經世之學復興的背景下,陽明的事功受到了肯定,只論其事功而不論其學術,代表了一部分儒者的態度;另一部分儒者則由「正風俗」的理念出發,肯定陽明學在激發良心方面的作用。在義理之學復興的背景下,「誠意」、「正念頭」等陽明學的一些「治心」方法,被運用到士人的修身實踐中。而在漢宋兼采論之下,陽明的「知行合一」也受到一些考據學家的肯定。凡此種種,構成了晚清陽明學復興的思想基礎。康有為、梁啟超對於王學的肯定與吸收,大致上不出以上的範圍。因此,日本對晚清陽明學復興的影響,只是輔助性因素。此外,我們在注重康、梁思想中對今文經學的利用這一革新方面的同時,也應當看到其繼承傳統之一面。當然,晚清的一些改良派與革命派,如宋恕(1862—1910)與劉師培(1884—1919)等,強調陽明以自己的本心為依歸,不盲從古人與權威,由此將其作為變法與革命運動的思想基礎。這是陽明學發展到晚清所出現的新特點。本文將雍正朝作為清代陽明學發展史上的轉折點,一方面經過康熙後期的短暫衰落之後,陽明學此時已經出現了復興的趨勢,其後地位逐漸提升,直至晚清獲得改良派與革命派的普遍認同。另一方面在傳播方式上,由於雍正帝(1678—1735,1722—1735 在位)打擊朋黨的政治措施,而崇尚陸王學的李紱(1673—1750)又成為雍正帝打擊的對象,這使得講學作為陽明學的一種傳播方式,在長達一百五十年的時間內淡出了歷史舞台。由此本文提出,我們應當重視雍正朝在清代思想發展歷史中的承上啟下地位。本文將清人對陽明學的態度區分為官方、批判者、信奉者、一般常識四個不同層次。強調陽明的事功受到普遍肯定。尤其是朝廷和地方官員主要由實用的角度出發,肯定陽明在江西所建立的功業。對於陽明學在清代的傳承,我們需要分辨成為「口頭禪」的王陽明思想,和「知行合一」、「致良知」、「格物正念頭」的陽明心學。批判者所針對的,往往是前者而非後者,這造成他們對於真正的陽明心學,反而未能準確領會,以至於誤讀陽明的「心即理」與「知行合一」。整體而言,在陽明的思想中,清人對「心即理」非議最多,而「知行合一」則受到較多肯定。在更為普及的層面上,陽明被視為明代儒者的代表,他有關如何「事上磨練」的論述,則是被蒙書等文獻引用較多的。就陽明學在清代的傳播方式而言,包括修建祠堂,通過祭奠、題詩、作畫像贊、撰寫碑記等形式擴大陽明學術的影響;士人之間通過結社、書信交流、互相批閱修身日記等方式討論講習;蒙書、類書等文獻對陽明著作的引用等。
Access: open access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Description SizeFormat 
991022232430903411.pdfFor PolyU Staff & Students3.35 MBAdobe PDFView/Open
33753.pdfFor All Users (Non-printable)3.37 MBAdobe PDFView/Open


Copyright Undertaking

As a bona fide Library user, I declare that:

  1. I will abide by the rules and legal ordinances governing copyright regarding the use of the Database.
  2. I will use the Database for the purpose of my research or private study only and not for circulation or further reproduction or any other purpose.
  3. I agree to indemnify and hold the University harmless from and against any loss, damage, cost, liability or expenses arising from copyright infringement or unauthorized usage.

By downloading any item(s) listed above, you acknowledge that you have read and understood the copyright undertaking as stated above, and agree to be bound by all of its terms.

Show full item record

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s://theses.lib.polyu.edu.hk/handle/200/10026